卡丽萨酒庄

产地
2 000年的历史底蕴

卡丽萨酒庄-- 征服之地

在历史,自然与经济活动中孕育…

靠近奥莱里娅小道 -- 从前连接罗马帝国和西班牙的主要道路
十字路口的地形使之充满了入侵与冲突的故事,但同时也使该地便于贸易互通
卡丽萨酒庄是古希腊商人,是古罗马土地管理人,更是高卢人留下的丰厚遗产
普罗旺斯的中心地带
贝尔湖的河滨之畔

超过1200公顷的土地沐浴在阳光之下
距离马赛仅38公里,离艾克斯·普罗旺斯接近28公里
选自雅克·马扎尔《征服之地》之序言

欢迎来到卡丽萨酒庄

康斯坦丁城堡

在卡丽萨酒庄170米之上,坐落着康斯坦丁城堡

在早于我们这个时代的15世纪,因被凯尔特-利古里亚人所占据,卡丽萨就已有非常重要的战略位置。康斯坦丁城堡自古以来便俯瞰着整个地区的土地,至今,我们依然可见在公元一世纪由罗马人整修和重建的庄园那气派而雄伟的北围墙。如同被希腊之神选中那般,这里也是古代圣地的主要遗址之一。

古罗马人留下的足迹…

双耳尖底瓮,别墅和油灯…

这个时期,正值罗马人从罗纳河谷地区向北部扩展的时期。那时候,这片土地上便已种满了葡萄树和橄榄树。而从高卢-罗马时期开始,卡丽萨便与其他分布在康斯坦丁城堡脚下的众多山庄一样,拥有着数不胜数的历史遗迹。这其中也包括在1990年,人们在葡萄园耕种时偶然发现的一个公元一世纪的双耳尖底瓮。

充满生机的历史发祥地

公元十一至十二世纪,这里的葡萄酒产业由圣让·德·耶路撒冷医院所经营,这所医院也就是后来的马耳他医院骑士团。在那个年代,卡丽萨教堂因其所有的圣物(圣母的衣物)而闻名。直到十七世纪,艾克斯·普罗旺斯的市政议员德·勒依德先生才买下此地并建立了现在的酒庄。

十九世纪末,酒庄又被祖籍在弗拉芒的查尔斯·奥古斯特·威尔明科所购得。当时,他在这里经营着肥皂产业以及制油业。
威尔明科先生推动落产业的多元化,他建立了很多农场:圣茉斯特,芳德勒,新农场,百乐锚,以及杜朗索尔河坊。在此基础上,他还建立了很多其他的建筑物,并为各类产业提供了非常强的推进力。直到今天,这些见证了那个时代繁荣异常的农业生产活动的建筑物都被保留了下来。至于城堡庄园本身,无论是宽阔巨大的拱顶式家畜场,镶有琉璃瓦的鸽棚,礼拜堂,还是富丽堂皇的筑马喷泉,无一不在向我们展示庄园的重要性。

公元二十世纪,在辉煌的威尔明科时期之后,卡丽萨酒庄不再耕种杏仁,芦笋,或樱桃,而是慢慢将产业的重心转移到葡萄园和橄榄园。

卡丽萨酒庄的甘甜

提起卡丽萨酒庄,人们难免会想到埃克斯的卡丽颂杏仁糖。这种美味的甜点是以杏仁面团为主要原料制作而成的。它的名字则来源于从前种植在卡丽萨小山丘上的杏树林。人们曾在1152年的中世纪契据上发现了“卡丽萨”的字样。不难想象,若非得益于这座阳光普照度极好的小山,也许便不会有卡丽颂杏仁糖的存在……

动物和植物

安宁的生活…
地中海动植物们的和平天堂

今日,在这片覆盖着地中海植被的富饶土地上,葡萄树和橄榄树共同担起了此地的盛名,同时也为野生动物们提供了天然的庇护所。

在这里,鹧鸪,野兔和野猪们生活在葱郁着白、红橡树,黄杨木,刺柏,迷迭香,百里香,含羞草,岩蔷薇,荆豆和野生薰衣草的的丛林中。
这里的矿物灌木丛充满了丰富的地中海植物,是鸨鸟,白腹隼雕(国家保护动物),及其他许多鸟类的栖息地。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大量的鹿群,甚至有罕见的白鹿。
各个种类的动物自然而和谐的生活在这里,我们也通过严格的巡视,和对私人狩猎的控制来积极保护这片土地,控制和调节动物种群。

来自普罗旺斯蜂巢的蜂蜜

卡丽萨酒庄也自产蜂蜜。蜂巢被安置在酒庄高处的悬崖边和灌木丛中,150多个蜂巢分布在3个不同的地点。
我们一年仅对葡萄树们进行一次处理,并使用与蜜蜂有关的自然产品。
在过去三年,我们在葡萄园周围种植了多种多样的植物,这些植物确保了良好的生态多样性,也有利于蜜蜂的活力与健康。

白腹隼雕

白腹隼雕是我们领土上的明星。就像所有的明星一样,它们被人们密切关注。它们的出现非常罕见,它们的鸟巢更是难以被发现。比起被狗仔队偷窥,白腹隼雕们更喜欢在卡丽萨山丘的隐蔽角落栖息繁殖。

绵羊们

夏季进山放牧,转地饲养是卡丽萨历来的放牧方式,我们当然也在遵循这种古老的传统。
现在,我们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谈论转地饲养这个美丽的旅程。因为如今,绵羊是通过卡车送达的。但是,绵羊们和平自在地生活在大自然的中间,这一点一如从前。
每年早春,大约2000只绵羊会到达这片土地,并在卡丽萨的南部平原或北部高原上生活近4个月。

这些绵羊向我们重现了当年普罗旺斯绵羊群的美丽景象。
这里的每一只绵羊都在向您传递一条信息:尊重绵羊的健康与平静生活,使自然与动物的和谐相处。

卡丽萨的松露

普罗旺斯语中的“拉博斯”(rabasse),是被人们称赞为“黑色钻石”的松露。这种菌根类蘑菇需要一颗主树来寄生。在卡丽萨庄园的红橡树脚下,松露在地下静静的生长。这里的土地为石灰石土壤,土地坡度略微倾斜且通风。松露偏爱的气候与葡萄藤相同:寒冷的冬季但没有强烈的霜冻,温和湿润的春季,与干燥炎热的夏季。

驴子

著名作家都德曾用他的著作来告告诉我们:没有驴子的普罗旺斯不会如此美丽!

如今,我们的驴子不再用于驼负重物,它们只是在这里向我们展示普罗旺斯的美景!细细想来,我们的两头驴子(玛瑞斯和玛侬)已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15年以上,这是多么令人欢欣啊!

著名作家阿尔封斯·都德的《磨坊书简》之节选片段:

在村庄周围的山丘上,布满了风车。从右侧和左侧,我们只能看见它们的翅膀随着密斯陀拉风在松树林上方旋转。一群背负着麻袋的小驴子,在路上前进又翻滚。整整一周,场上鞭子的声音,网布的吱吱声和驭马的声音,都让人感到高兴又欣愉!它们可都是磨坊主的好帮手…… 星期天,我们一群人去了磨坊。在那里,磨坊主购买了麝香葡萄酒,他们像皇后一样美丽,带着花边的方巾和金色十字架。我,我带着我的笛子,我们跳舞跳到黑暗的夜晚。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磨坊是我们国家的喜悦和财富。

卡丽萨的采石场

既在艾克斯地区享有盛名,又被列为法国国家遗产的古老建筑们大都由卡丽萨采石场的石块堆砌雕刻而成。这里的采石场从史前原始史的铁器时代,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都一直被人们开采和利用。

卡丽萨地区的石头,以高品质的石灰石含量及洁白无暇的颜色而富有盛名。

这些石头们为众多作品的建设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探索法国建筑遗产中的一些美丽的建筑及雕塑:

  • 位于艾克斯·普罗旺斯的圣索沃尔大教堂和城市的大部分喷泉;
  • 位于马赛,由建筑师埃斯佩朗迪厄建筑的守护圣母圣殿,隆尚宫,以及法罗宫;
  • 位于巴黎,18世纪在协和广场落成的“马尔利骏马”的雕像;
  • 位于圣-夏玛,著名的弗拉维安桥(建于公元1世纪的高卢-罗马桥,两座拱门之间长22米)
  • 我们在拉颂·普罗旺斯邀请您来欣赏所有卡丽萨酒庄的建筑们……

今天,您只需要看看浮雕,便不难窥见在石滩上发展起来的众多采石场。

充满生机的源泉

杜朗索尔河为卡丽萨带来生机与凉爽

杜郎索尔河,又被称为“娇小的杜朗斯”,也是一汪“矿物质泉水”。它在卡丽萨庄园内喷涌而出,常年保持着19°C左右的恒温。
这条长达4公里的河流,沿着卡丽萨南边界限蜿蜒流出,一直流淌直到注入贝尔湖。

在夏季,杜朗索尔河的水势非常强劲,而在冬季,水势则变得微弱。水势的变化正反映了阿尔卑斯式的久远的饮食习惯。就像它的名字与“杜朗斯”有着强烈的关联一般,在普罗旺斯炎热的夏季,这条伟大的河流贯穿南阿尔卑斯山的高地,养活了在沃克吕兹省和罗讷河口省的所有城镇和村庄。

杜朗索尔的水域清澈见底,是庄园的巨大财富之一。
查尔斯·奥古斯特·威尔明科非常明白开发这样一个宝藏的重要性。他于19世纪末建立了一个灌溉系统,为整个南部地区提供水源。
最近正在进行的对河岸及水渠系统的清洁、改整工作使我们重新认识并维护这个宝藏。

 

长达4公里的杜郎索尔河起源于庄园内部的涌泉,并一路流淌至贝尔湖。这汪来自雪域的泉水告诉了我们这条河流的来源——从高于小山脉之处流下,恰好解释了它的流量和温度(19°C)。河流中的盐度并非来自水的本身,而是来自泉水的深处。
选自雅克·马扎尔《征服之地》之序言